2016年5月9日

峇厘岛再谱锺灵情

2013年瓜丁热浪岛的花甲之旅,以及2015年湄南河畔再续锺灵情之后,我们信守相约年年的承诺,这次,我们于429日至52日在东南亚著名的旅游胜地峇厘岛再谱锺灵情!

这是我们毕业45周年的聚会。我们这一班锺灵生,在马来西亚的教育史,可说是前无古人,相信也是後无来者!当年(1966年)初中一年级,学校共开设26班,即是AZ班,大约有1千多名同学,最後高三毕业的也有大约四百馀人。为生活、为事业、为兴趣各奔东西,五湖四海飘零,移居、旅居异乡的大有其人。这次能在巴厘岛相聚的只剩下29人,但是,大家依然是热情不减,兴高采烈。
 
前排左起:杨金和夫人、骆炳权夫人、江锡霖夫人、何卓志夫人、李荣白夫人、郭孟兴夫人、倪朝日夫人、许达光夫人、张瑞泰夫人、陈敏忠夫人、林宝利夫人
第二排左起:李斯龙、李斯龙夫人、姚友豪夫人、陈天从夫人、李福泉夫人、林佩玲、罗邦莉、梅华源夫人、王加吉、梁锦进、梁锦进夫人
第三排左起:蔡大道、李福泉、陈天从、李荣白、张瑞泰、林美忠、彭仲谋夫人、彭仲谋、许达光、李德勤、梁小弟
第四排左起:江锡霖、郭成福、何卓志、郭孟兴、梅华源、谢炳福、倪朝日、陈敏忠、陈金兴、陈金升、陈日升夫人、姚友豪、陈光亮
最后一排左起:林伟明、林伟明夫人、杨金和、李福泉、汪福安、梁振华、林宝利、陈金兴夫人
这些同学当中,有些甚至是小学的同学,相隔半世纪重逢相遇,兴奋不已,那种感触,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今年的聚会,最难得的是旅居彭悉尼的仲谋同学携同夫人雅好的参加。仲谋同学是高中一过后就前往澳洲深造,和夫人都是来自槟华小学,这次的聚会同学,有好几位是他的小学同学。

还有一位是在中国发展20多年的谢炳福,这些年因忙于事业,鲜少参加同学聚会。可说是中国通的炳福同学跟大家分享的不少中国经营与管理的经验。

这次也有不稀客,如定居怡保的陈金兴、槟城的林美忠、王加吉与陈光亮。

敏忠的扭腰舞全场捧腹
我们也趁这次聚会,随意游览峇厘岛风光,并在景区拍照留念。当然,旅游并不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我们是寓旅游于聚会,大家重视的,还是那份相聚的难得情谊。

虽然最搞笑,风趣诙谐的掌相大师许东年同学这次缺席,少了沿途制造笑料的人物,但是,在槟岛颇有名气的堪舆大师陈敏忠同学真是不相伯仲,在最后一晚的叙别宴,除了大展歌喉,呈献猫王名曲,更是大跳扭腰舞,邀得林佩玲伴舞,全场乐开怀。

提前的母亲节祝福带来惊喜
51日的叙别宴开始之前,大家提前给所有的妈妈们庆祝母亲节,备了蛋糕,齐声献唱“世上只有妈妈好”,给众妈妈们一个惊喜。

天从献唱First of May
当然,叙别会还是要有锺灵校歌的大合唱,大家以激昂嘹亮的歌声,唱出锺灵情。接着,蔡大道和罗邦莉以“戏凤”给叙别宴的馀兴节目掀起高潮,旅居澳洲的彭仲谋也和夫人合唱“敖包相会”。在歌舞欢愉的气氛下,由陈天从献唱应景的“比知”名曲“First of May”,较后全体清唱Auld Lang Syne,让友谊万岁馀音缭绕。

吉隆坡同学承办了今年的聚会活动,而工委会主席杨金和也在叙别会上把筹办来年聚会的工作,移交给明年工委会主席郭孟兴同学。

金和把筹办的棒子交给孟兴
这里,希望今年缺席的同学,能把明年的聚会,预先编入日程。今年没来的,期盼明年能见面,今年出席,更是要相约年年!

今年参加毕业45周年峇厘岛聚的同学如下:
:彭仲谋(+1
:李斯龙(+1)、叶孙实
新加坡:林伟明(+1)、江锡霖(+1
:张瑞泰(+1)、许达光(+1)、郭孟兴(+1)、陈天从(+1)、陈日升(+1)、陈敏忠(+1)、何卓志(+1)、骆炳权(+1)、李福泉(+1)、陈光亮、蔡大道、郭成福、林美忠、王加吉、
:杨金和(+1)、李荣白(+1)、林宝利(+1)、梅华源(+1)、姚友豪(+1)、倪朝日(+1)、梁锦进
+2)、李德勤、林佩玲、罗邦莉
:陈金兴(+1
:谢炳福


他们相识超过半个世纪,前排左起:孙实、雅好、彩凤
后排:德勤、仲谋、佩玲

前排坐者,左起蔡大道、叶孙实
后排左起:杨金和、李荣白、林伟明、李德勤、郭孟兴

左起(顺针):陈敏忠、陈光亮、郭成福、王加吉、梁振华、汪福安、梁锦进

许达光、许达光夫人、倪朝日夫人、倪朝日

陈敏忠、陈光亮、郭成福、王加吉、梁振华

倪朝日、陈金兴夫人、陈金兴、姚友豪、姚友豪夫人

陈光亮、谢炳福、汪福安、梁锦进、蔡大道与郭成福

在Batur火山留影


左起:李斯龙、郭孟兴、林伟明、李德勤、郭成福、蔡大道、梁振华、何卓志


Ubud的别墅,恍如世外桃源

李福泉、陈日升夫人、陈日升、郭孟兴、倪朝日、梁振华、陈光亮


品尝峇厘街头美食

Tanah Lot的全体照
等待美食,左起:陈光亮、谢炳福、林美忠、蔡大道、张瑞泰、张瑞泰夫人
右起:林宝利、林宝利夫人、陈金兴夫人、李荣白夫人、李荣白、陈日升

陈日升、陈日升夫人、张瑞泰、张瑞泰夫人、何卓志夫人、何卓志

前排左起:陈天从夫人、梁振华、彭仲谋、彭仲谋夫人、林佩玲
后排左起:陈天从、郭孟兴夫人、郭孟兴、林伟明、林伟明夫人、罗邦莉

天从与锡霖合唱

仲谋、雅好夫唱妇随

伟明与梁锦进夫人合唱

左起:倪朝日、陈金兴、郭孟兴、梁锦进、张瑞泰、许达光

左起:郭孟兴夫人、郭孟兴、倪朝日、倪朝日夫人、林伟明、林伟明夫人、李德勤

雅好与金和合唱
友豪七情上脸,唱得非常投入

2015年9月1日

激情过後 静思前路


归途,在轻快铁候车处,听到一名黄衣人说这次不够刺激,没有水炮、催泪弹。

说真的,上街的几十万人,到底有多少个是真正知道净选盟的诉求是甚麽?大多数都是人家讲Bersih我也跟着Bersih,到底要Bersih甚麽,就真的不清楚。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是,大家都对这个政府很不满,不然,绝不会有几十万人吃饱没事上街、睡街。

净选盟的5大诉求
我也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这次Bersih 4的诉求是甚麽。我还是停留在净选盟是寻求/争取改革(纠正)马来西亚现有的选举制度,以确保自由、干净和公平的选举的年代。

我也不知道这些年净选盟到底做到了甚麽。每次集会之後,总是按照标准作业程序的告诉民众:我们已经成功的达到我们的目的,成功的表达了我们的诉求。

但是,我看到的,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依然这麽的不公平(国民阵线依然明目张胆的贿选、选区划分依然是这麽明显巧取豪夺、国民阵线公器私用),这些,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显然,净选盟无能为力。

净选盟有这麽多的专家学者,该不会就对国阵政府的胡作非为一筹莫展吧!别让民众感觉到一直挨打,不然,真的会令人沮丧失望。

听到很多杂音,这次大集会的诉求也包括要求释放安华、要求首相纳吉下台,显然,这是变了质的净选盟!

其实,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净选盟的诉求,国阵是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是连虚与委蛇一番都不愿意。

国阵用的都是茅招(不正当、不公平的招式)来取得优势,净选盟如果还是抱着君子之风和国阵过招,我想,再过50年,我们还是在原地踏步。跟拳击手在擂台比试,自有擂台的规矩;跟烂仔殴斗,就得比烂仔还要烂;跟泼妇骂架,还要文绉绉?

莫须得意忘形
净选盟经历种种障碍走到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确实不易。但是,切忌得意忘形,更不可松懈,让别有居心的人所骑劫,这包括马哈迪。

即然不让马哈迪上台演讲,也应该禁其他政党领袖发表政治演说,不然就是厚此薄彼。

当然,净选盟最好也慎防政党渗透,瓜田李下,难免会被误以为是某政党卫星组织之嫌!

四度号召民众上街,反应一次比一次更激烈。不到10年的历练,净选盟已磨成一幅金漆招牌,谁扛起这个担子,自然万众瞩目。一年前,知道玛莉亚陈阿都拉这位华裔女穆斯林的,真是还不是很多。这绝对不是个很好坐的位子,但愿她能继续扮演好她的角色。

今天的纳吉政权,几乎是不按常理出牌、荒谬怪诞,甚麽下三滥都干得,所以,当我们要登录净选盟网站时,出现这样的字眼NOTIFICATION
This website is not available in Malaysia as it violate(s)
the National law(s)
是不足为奇。

净选盟应该向MCMC放话,如果再查封净选盟网站,就法庭见,把MCMC告到天涯海角(反正已经有人因为1MDB,周游列国报案)。反正无论净选盟做甚麽,都会被标签为不爱国。


莫叫上街太沉重
大集会前夕, 一位老同事特地送来了一盒质地高的口罩,她知道我是不会缺席,劝也无谓。这次大集会前,我没跟爱人讨论过Bersih 4Bersih 3我们一起拍拖上街享受国阵政府的恩赐-催泪弹),直到周六上午,她还以为我会像上次那样和她一起上街。那知我只说这次她不必去,我也会在午餐过后,下午三、四点才去打个转就回来。

她一脸的不高兴,追问为甚麽不让她去。我胡乱解释一番,她只好默默的帮我收拾装备,还递了一只后备电话。她的担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网上、手机群组,都看到祈盼上街者平安归来的留言、评语。我都尽量忽视,给自已保持正能量。不过,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虽不致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麽悲壮,但是,谁都不敢保证平安无事。

终究,在国阵这几十年刻意设计下,马来西亚种族关系就是随时引爆。

虽说打个转,周六我还是逗留了将近五个小时,直到晚上8点半才离开。间中,爱人传来信息,姐姐也要我早点回家。

周日午餐的时候,我告诉爱人,午餐过後,我们上街走一回,甚麽也不必准备,拿顶帽子,待回再买矿泉水即可,

开心的她虽然遇到骤雨,但激情不熄。这回,我们真的是打个转,下午四时就取道回府。归途,我巧遇50年前的小学同学,热情相拥。

莫抱太大期望
上街能改变甚麽?其实,马来西亚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们不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我这辈子,大半时间从事新闻工作,我认为,箝制我们言论自由的法令,实在太多。从以前的内安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到今天翻新的出版与印刷法令,执政集团真得可以为 所欲为。我真的非常渴望看到马来西亚有一天可以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让媒体人可以在无拘无束的氛围下工作,而不是昧着良知的发表违心之论。

只要国民阵线继续掌政,这个梦就永远不会实现。所以,有能力的话,我还会继续上街,直到有一天,马来西亚的天空真正散发着自由民主的芬芳气息!

莫让集会太喧嚣
讨厌的小喇叭
那天在敦霹雳路,见到一位中年人(自称来自槟城)一直在吹着vuvuzela(小喇叭),实在忍受不了,才要求他不要一直这样乱吹。

小喇叭是主办当局的一大失策,也是这次集会的败笔。

在穆斯林祈祷时间这样喧哗,就是不懂得体谅、尊重别人。要人家尊重你,就要先学会尊重别人,大家应引以为鉴。

虽然这样,我还是要赞扬净选盟那些义工,这些默默工作的无名英雄,虽没自诩超人,但在我心目中,他们才是真正的超人。

莫理始作俑者
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我非常极度讨厌马哈迪,我不能接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的强词夺理。马哈迪绝对是这个贪腐政权的始作俑者。纳吉这个怪胎,也是他孕育,纳吉脸皮这麽厚,也是师承马哈迪。

根本就是来沾净选盟的光,却还厚着脸皮说不是支持净选盟。这就是马哈迪。不知羞、不知耻,就是这一类。

净选盟如果选择和马哈迪走在一起,那麽,我相信,很多人会跟净选盟说抱歉!

我不太在意出席净选盟的种族比率,没有必要在这个课题上跟别有居心份子起舞。

这是一场马来西亚人的民主运动:Besih烈焰熊熊不熄!

2015年8月30日

黄潮再现 改朝换代 希望还在



 40个月之後,黄潮再现。这回,更是气势磅礴的席卷都门,敦霹雳路、拉惹路这些通往独立广场的主要街道,都“沦陷”了,让出席Bersih 4大集会的民众给淹没,几乎是水泄不通!


水泄不通
五月五换不成政府之後,还真是以为大家都心灰意冷了。机缘巧合,天赐良机,GST的冲击、1MDB26亿捐款门、马币贬值等课题掀起的争议,终於又激发了大家对这个贪腐政权的不满,再次一起上街宣泄。

当然,凡是有任何表达不满政府的民主运动,执政集团总会千方百计阻挠、破坏。执政集团是有一套标准作业程序,软硬兼施、哄骗、施压、威胁,无所不尽其所能。这次更匪夷所思,最后一刻在宪报援引最新的出版与印刷法令颁布:一切印有净选盟4(Bersih 4)的黄色印刷品与衣物,都属违禁品。


警察与联邦後备引严阵以待
这个太荒谬的措举,换来惨重的结果,足见人民的诉求非常强烈,而且,对于蛮横、不合理、不文明的手段极度反感,以不向恶势力低头的姿态纷纷走上街。



写这篇文章时,净选盟的34小时大集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没有发生任何大家不希望看到的事件。

大家不必去争执出席集会的人数,25也好,10万也好,20万也好,50万也好,100万也好。也不必去争论出席的民族比率,我们只要解读一个信息,那就是:人民对这个政府太失望了!

马哈迪来抽净选盟的水也好,行动党来抽净选盟的水也好,净选盟有水给人家抽,那是好事。

借用国庆庆典贵宾看台
但是,净选盟也别让成功的大集会给冲昏了脑。不要光说不练,真的要干点实务。民众不会永远盲目的支持没有结果的事情。  

当然,34小时的大集会只走了半途,不过,我还是要分享一些我的看法:

净选盟目标太高
34小时的集会,漫无目标,就在独立广场四周参与,能持续保持34小时的热情,不容易。高峰时间的人潮控制,确实有点失控(或者说完全没有掌控)。稍微不慎,人挤人就会变成人踩人。

净选盟的诉求
在某些据点,主办当局(净选盟)以开蓬车斗充当临时演讲台,但是,扩音器显然意量不足,发挥不到真正作用。

虽然得不到中东人慷慨捐款,但是,相信净选盟在这样不景气的时候,还是可以轻易的找到3几百万的捐款。所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值得一提的是,净选盟义工的清洁工作,真是非常到位。比Bandaraya 的清洁队清理流动夜市的垃圾更有效,真是很认真的倒垃圾!

新希望真是太新
没有伊斯兰党的参与,单靠末沙布这班人,在马来人市场,真是还欠缺号召力。没办法,新希望还真的还是太新!

PKR还是太嫩
没有实权领袖安华的PKR,靠旺姐是没有办法力挽狂澜,阿兹敏阿里、拉菲兹南利、努鲁显然还是太嫩!

行动党走得太前
如果行动党还得靠林吉祥在来届冲锋陷阵,那麽,行动党真是很可怜!刚庆祝从政50年,还这样的为国事劳心劳力,真是辛苦了林吉祥。以前,林吉祥确实是有精湛的政治敏感度,我是说以前,现在呢,我就不敢苟同。

就以这次巫统乱局,这是人家自家内哄、权斗,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岂止干卿底事?根本是误了大事,让巫统有机会把事件扭曲成华人要来夺取马来人的政权。这次Bersih 4净选盟的诉求,不是行动党的诉求,没必要走得这麽前,留人话柄!

辩词锋锐是林吉祥的优点,但是,有时,懂得甚麽是沉默是金也是很重要,不必担心轻舟已过万重山。

国阵还是太傲慢
国阵还是一贯无可药救的傲慢,继续一步一步的自掘坟墓。

出席这次大集会的民众,虽然不乏老人家,但是,大部分还是年轻的一代,热爱马来西亚,所以,改朝换代,希望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