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

天真的躺着赚钱

个世纪80年代,多层次直销业在马来西亚曾经盛行一时。那时的社会新鲜人,没本钱、没背景的话,大多数都曾接触直销,而安利(Amway)这个直销业鼻祖,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也有不少人因从事直销而改善生活。

此后,不少人见猎心喜,纷纷复制安利模式,直销公司如雨后春荀。这些直销公司一般上是销售日用品、保健品。

创业者雄心壮志,打出不少耳熟能详的激励口号。於是,追随者前仆后继。市场拥挤了,总有一些会受淘汰。璀灿激情过后,残酷的现实降临。不是人人都能圆梦,梦醒半途而退者比比皆是。

第一波直销崩盘大约是在198687年期间。不过,那时,参与直销者的直接钱财损失不会很大,可能是大约100元的入会费,以及投入这个行业的时间损失或是入仓的一些货品。

到了1988年左右,有一班台湾人引进了灵芝直销,如果没记错,是双鹤灵芝,入会费要上千元。

这是快速致富在马来西亚的鼻祖。当然,没有意外,一两年之后就出事了,参与的投资者被骗走了几十万(在当时是很大的数额),轰动一时。

就这样,历史不断的在重演。同样的庞氏骗局,换个新瓶。信来拈来,甚么金币投资、红岛咖啡连锁、lampe  bergerSteven Tea Corner、鹿胎素、云数贸、MBI,令你眼花撩乱,在你还来不及认识它的时候,幕后老板已逃之夭夭!。

为什么骗子会乐此不疲?当然,执法不严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就以红岛咖啡为例,诈骗超过3000万,面对控告,可判监最低7年、罚款3万及两者兼施,坐牢最高10年及罚款25万。

之前还有一宗黄金骗案,控上法庭,最后涉案公司的董事都很幸运的全身而退。

当然,被骗上当的只是一小部分人,他们之所以被骗,很简单,就是贪婪,可以说是咎由自取。我的朋友说“相信的人,如果你敢说他半句不是,连朋友都没有得做”,所以,那些政党的投诉局,就别再浪费大家时间折磨读者了。

再分享另一位报业前辈的留言:“我引述一位在一间银行总部担任高职,专门负责电脑系统的朋友一句话: 如果银行户头这么容易被骇盗取五亿令吉,所有银行都要倒闭啦!”

以前的人参与直销是为了改善生活,但是,今天的参与者是为了快速致富,而且是赤祼祼很天真的以为可以躺在家里,甚麽都不必干,就可以取得高回酬。他们绝对不是“戆居”、“傻逼”,是天真而已!

一个月20%的投资回酬,索罗斯、巴菲特这些金融大鳄都办不到,英文都不太灵光的JJ办得到?别太天真!决不是JJ神通广大,更不是JJJi Ji大(如果够大,带他去世界巡回表演,摸一下收20元,挣几个亿应该没问题)。当然,挣了钱,要舍得花三几千万聘请专业的网络安全顾问,不然,骇客临门,几亿又泡汤,JiJi白给摸了。

其实,最近5个月,吉隆坡股市龙腾虎跃,估计还与这些金钱游戏的热钱脱不了关系。

最近回乡扫墓,听说槟城沦陷了。并不是蝗军重新占领槟城,把槟城改回彼南,而是槟城人几乎都对金钱游戏趋之若鹜,年轻人更是疯狂了,至少有几组的金钱游戏都在红红火火!

去年底,有一个金钱游戏引进了上万名中国人,浩浩荡荡在槟城PISA召开大会。我那位杭州朋友迷迷糊糊的随队而来,据说他们每人都投资了RMB10万,微信我交流,估计她应该已全身而退。

槟城金钱游戏泛滥,这次JJPTR崩盘,不知会对政局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会不会成也MG,败也MG


Jie Jiu Pu Tong Ren 有没有解救普通人我就不知道,这一波,相信是J ie Jue Pu Tong Ren解决了不少普通人!

2017年3月24日

锺灵百年校庆 有心人引争纷酿风暴

约一个星期前,有同学在WhatsApp群组转载一篇不知所谓的“锺灵外传”,行文粗俗,内容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不明究理的同学开始议论纷纷.殊不知早在今年29日的百年校庆开幕典礼及晚宴,已为更大的风暴埋下伏笔,让原本应该欢腾共贺的百年校庆,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

“锺灵外传”是出一名自称是“本大编”,在面子书以Dennis Tan的名义注册,又故意泄露父亲曾是锺灵董事会副主席的文棍,也就是俗称“网络打手”的“杰作”。这是具有政党背景的文棍,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议程。

他杜撰的“锺灵外传”含沙射影的指锺灵独中校长吴维城怂恿董事会把原本属于锺灵国民型的校地割让给独中。

总之,就是董事会偏爱独中,遗弃国民型。

29日的晚宴到底发生了甚麽事?原来当晚的表演节目,大部分是由独中同学担纲演出,这就引起了在籍国民型同学觉得被冷落而不满(据说,国民型同学在当晚分配到的工作是指挥交通的粗重工作),事后在社交媒体猛烈抨击发泄。在国民型与独中同学之间划上一道分界线。

这些在网络吵得最多的,估计是在籍的国民型同学,在有心人的煽动与挑拨下,更激进的口出狂言,发起了甚麽:“停止捐款  捍卫母校  爱吾锺灵”的号召。

当然,这几天更有神秘人发起了“捍卫母校  爱吾锺灵”签名运动,声称是为了凝聚校友及学生的力量,共同捍卫母校-锺灵国中而设!我们坚决反对锺灵发展大蓝图,更希望各位社会人士,锺灵校友,学生挺身而出,共同为校出声,维护母校利益!

这些在籍生的激进行动(包括扬言要焚烧锺灵的T恤以示抗议)甚至获得父辈(也是锺灵生)的认同与赞扬,盲目胡乱的把锺灵中学十大信条的“锺灵中学的学生是勇敢的”套在儿子身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小撮别有居心的退休教职员也在兴风作浪,使到原本已经失控与复杂的局面,更是落到家复丑外扬的地步,人人都在问,锺灵到底发生了甚麽事?

亲者痛  仇者快

1917年创办的锺灵学校,是旅居槟榔屿的华侨,为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而兴办。历经第2次世界大战日本蝗军3年零8个月的惨痛铁蹄统治、陈充恩校长遭马共暗杀、反对华文中学改制的锺灵七君子1123事件等等等等,经过几代人的辛苦经营,跌岩起伏,一步一脚印走到今天,成为一所名校。

华文教育,从独立前到今天,一路走来,几时有过好日子?环顾全球,除了两岸三地,有那一个地方能像我们居住的这个地方,靠民间的力量,把华文教育这麽完整保留薪火相传?大家更是心知肚明,这个国家教育的最终目标是甚麽。

在这样有限的资源(4期的发展,预计要6千万,根据报道,目前只筹到200万),校友与在籍同学如果这个时候还发动抵制,使到发展计划难产,这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让坏事成为好事

这次的争纷,反映出董事会无法妥善处理危机,就算召开说明会,也平息不了怒火与异议,这对学校的长远发展,不无影响,

无论是反对或支持董事会的发展大蓝图,我相信大家都有各自的理由。不过,如果真的是爱护母校,理应发挥“爱吾锺灵”的精神,支持董事会的发展大蓝图。

这次锺灵发展大蓝图的争纷,已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如果再有甚麽绯闻、丑闻,媒体会更喜欢炒作,只会让锺灵丑上加丑而已。

心中默默的盼望,董事会记取教训,在接下来的策划,周详考虑,处事公平透明,不要让公众与校友觉得有任何猫腻。

在马来西亚的传统,华校的董事,向来是由社会贤达担任,是出钱出力不好干的差事。为了这次的争纷,好奇的看看锺灵董事会结构,惊觉竟然有不少人担任超过半个世纪的锺灵董事,不知要佩服呢,还是要破口大骂?都说是苦差了,竟然还要父位子承!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会怀疑是苦差还是优差!

为了避免引起大家无限的遐想,建议董事会详列发展计划的开支,如:绘测师收费,工程招标是否公开招标等等。当然,更重要是,不知是否可以公布董事会成员(包括名誉主席、顾问等)在这次锺灵发展计划的捐款数额?这样,说不定会让坏事成为好事!

只要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独中校长吴维城这次中枪,是招人妒忌还是持宠生骄?

由于政府推行的教育政策令学生家长失望,这些年来家长纷纷选择把孩子送到收费的独立中学就读,富豪级的家长,更是把孩子送到每学期学费几千元的国际学校。风水轮流转,早年在槟榔屿门可罗雀的独中更因此爆满,甚至要靠董事的推荐,才拿到学额。

时势造英雄,四、五十年前在槟榔屿受人唾弃的独中,鲤跃龙门成为新宠,自然会引起一些人酸溜溜的醋意。

这样也好,让吴维城可以趁这个机会自我检讨。只要身子正就不伯影子斜。

乱扣帽子

有人以“容不得眼睁睁看着教育被商业化,华教被典当,剥夺华裔子弟享有免费教育的机会也不出声”作为反对这个发展大蓝图的论点,讲得头头是道,煞有其事。不过,拆穿了,这是乱扣帽子式的批斗,一点实事求是的精神都没有。

表面上,政府是提供免费教育。但实际,政府的政策,就是鼓励教育商化,不然就不会允许有这麽多学店及假大学的设立。提供免费教育是政府的责任,没有人能剥夺华裔子弟享有免费教育的机会,除了政府。

典当华教,罪名很大,相等于汉奸,是不是人人得而诛之?但是,怎样典当华教?部分土地用来兴建独中的设施,就是典当华教?难道独中不是华教!这样的强调夺理,真是误人子弟。

还有,为了反对发展计划,提出了甚麽“保留青葱岁月的美好回忆”。当然,如果条件允许,资源充裕,一草一木都可以保留,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学校没有这样的条件。古迹是需要大笔钱来维护,年久失修,就会变成危楼,您愿让您的宝贝子女在危楼的环境下“时闻弦诵声”吗?

真的“爱吾锺灵”,就摒弃一切成见,共襄盛举,那怕有朝一日回到学校,见到的是“宏舍矗立”,是不是与有荣焉?难道为了一己青葱岁月美好回忆,忍心让学弟们在残旧破落的环境求学,那才是“爱吾锺灵"!

2016年5月9日

峇厘岛再谱锺灵情

2013年瓜丁热浪岛的花甲之旅,以及2015年湄南河畔再续锺灵情之后,我们信守相约年年的承诺,这次,我们于429日至52日在东南亚著名的旅游胜地峇厘岛再谱锺灵情!

这是我们毕业45周年的聚会。我们这一班锺灵生,在马来西亚的教育史,可说是前无古人,相信也是後无来者!当年(1966年)初中一年级,学校共开设26班,即是AZ班,大约有1千多名同学,最後高三毕业的也有大约四百馀人。为生活、为事业、为兴趣各奔东西,五湖四海飘零,移居、旅居异乡的大有其人。这次能在巴厘岛相聚的只剩下29人,但是,大家依然是热情不减,兴高采烈。
 
前排左起:杨金和夫人、骆炳权夫人、江锡霖夫人、何卓志夫人、李荣白夫人、郭孟兴夫人、倪朝日夫人、许达光夫人、张瑞泰夫人、陈敏忠夫人、林宝利夫人
第二排左起:李斯龙、李斯龙夫人、姚友豪夫人、陈天从夫人、李福泉夫人、林佩玲、罗邦莉、梅华源夫人、王加吉、梁锦进、梁锦进夫人
第三排左起:蔡大道、李福泉、陈天从、李荣白、张瑞泰、林美忠、彭仲谋夫人、彭仲谋、许达光、李德勤、梁小弟
第四排左起:江锡霖、郭成福、何卓志、郭孟兴、梅华源、谢炳福、倪朝日、陈敏忠、陈金兴、陈金升、陈日升夫人、姚友豪、陈光亮
最后一排左起:林伟明、林伟明夫人、杨金和、李福泉、汪福安、梁振华、林宝利、陈金兴夫人
这些同学当中,有些甚至是小学的同学,相隔半世纪重逢相遇,兴奋不已,那种感触,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今年的聚会,最难得的是旅居彭悉尼的仲谋同学携同夫人雅好的参加。仲谋同学是高中一过后就前往澳洲深造,和夫人都是来自槟华小学,这次的聚会同学,有好几位是他的小学同学。

还有一位是在中国发展20多年的谢炳福,这些年因忙于事业,鲜少参加同学聚会。可说是中国通的炳福同学跟大家分享的不少中国经营与管理的经验。

这次也有不稀客,如定居怡保的陈金兴、槟城的林美忠、王加吉与陈光亮。

敏忠的扭腰舞全场捧腹
我们也趁这次聚会,随意游览峇厘岛风光,并在景区拍照留念。当然,旅游并不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我们是寓旅游于聚会,大家重视的,还是那份相聚的难得情谊。

虽然最搞笑,风趣诙谐的掌相大师许东年同学这次缺席,少了沿途制造笑料的人物,但是,在槟岛颇有名气的堪舆大师陈敏忠同学真是不相伯仲,在最后一晚的叙别宴,除了大展歌喉,呈献猫王名曲,更是大跳扭腰舞,邀得林佩玲伴舞,全场乐开怀。

提前的母亲节祝福带来惊喜
51日的叙别宴开始之前,大家提前给所有的妈妈们庆祝母亲节,备了蛋糕,齐声献唱“世上只有妈妈好”,给众妈妈们一个惊喜。

天从献唱First of May
当然,叙别会还是要有锺灵校歌的大合唱,大家以激昂嘹亮的歌声,唱出锺灵情。接着,蔡大道和罗邦莉以“戏凤”给叙别宴的馀兴节目掀起高潮,旅居澳洲的彭仲谋也和夫人合唱“敖包相会”。在歌舞欢愉的气氛下,由陈天从献唱应景的“比知”名曲“First of May”,较后全体清唱Auld Lang Syne,让友谊万岁馀音缭绕。

吉隆坡同学承办了今年的聚会活动,而工委会主席杨金和也在叙别会上把筹办来年聚会的工作,移交给明年工委会主席郭孟兴同学。

金和把筹办的棒子交给孟兴
这里,希望今年缺席的同学,能把明年的聚会,预先编入日程。今年没来的,期盼明年能见面,今年出席,更是要相约年年!

今年参加毕业45周年峇厘岛聚的同学如下:
:彭仲谋(+1
:李斯龙(+1)、叶孙实
新加坡:林伟明(+1)、江锡霖(+1
:张瑞泰(+1)、许达光(+1)、郭孟兴(+1)、陈天从(+1)、陈日升(+1)、陈敏忠(+1)、何卓志(+1)、骆炳权(+1)、李福泉(+1)、陈光亮、蔡大道、郭成福、林美忠、王加吉、
:杨金和(+1)、李荣白(+1)、林宝利(+1)、梅华源(+1)、姚友豪(+1)、倪朝日(+1)、梁锦进
+2)、李德勤、林佩玲、罗邦莉
:陈金兴(+1
:谢炳福


他们相识超过半个世纪,前排左起:孙实、雅好、彩凤
后排:德勤、仲谋、佩玲

前排坐者,左起蔡大道、叶孙实
后排左起:杨金和、李荣白、林伟明、李德勤、郭孟兴

左起(顺针):陈敏忠、陈光亮、郭成福、王加吉、梁振华、汪福安、梁锦进

许达光、许达光夫人、倪朝日夫人、倪朝日

陈敏忠、陈光亮、郭成福、王加吉、梁振华

倪朝日、陈金兴夫人、陈金兴、姚友豪、姚友豪夫人

陈光亮、谢炳福、汪福安、梁锦进、蔡大道与郭成福

在Batur火山留影


左起:李斯龙、郭孟兴、林伟明、李德勤、郭成福、蔡大道、梁振华、何卓志


Ubud的别墅,恍如世外桃源

李福泉、陈日升夫人、陈日升、郭孟兴、倪朝日、梁振华、陈光亮


品尝峇厘街头美食

Tanah Lot的全体照
等待美食,左起:陈光亮、谢炳福、林美忠、蔡大道、张瑞泰、张瑞泰夫人
右起:林宝利、林宝利夫人、陈金兴夫人、李荣白夫人、李荣白、陈日升

陈日升、陈日升夫人、张瑞泰、张瑞泰夫人、何卓志夫人、何卓志

前排左起:陈天从夫人、梁振华、彭仲谋、彭仲谋夫人、林佩玲
后排左起:陈天从、郭孟兴夫人、郭孟兴、林伟明、林伟明夫人、罗邦莉

天从与锡霖合唱

仲谋、雅好夫唱妇随

伟明与梁锦进夫人合唱

左起:倪朝日、陈金兴、郭孟兴、梁锦进、张瑞泰、许达光

左起:郭孟兴夫人、郭孟兴、倪朝日、倪朝日夫人、林伟明、林伟明夫人、李德勤

雅好与金和合唱
友豪七情上脸,唱得非常投入

2015年9月1日

激情过後 静思前路


归途,在轻快铁候车处,听到一名黄衣人说这次不够刺激,没有水炮、催泪弹。

说真的,上街的几十万人,到底有多少个是真正知道净选盟的诉求是甚麽?大多数都是人家讲Bersih我也跟着Bersih,到底要Bersih甚麽,就真的不清楚。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是,大家都对这个政府很不满,不然,绝不会有几十万人吃饱没事上街、睡街。

净选盟的5大诉求
我也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这次Bersih 4的诉求是甚麽。我还是停留在净选盟是寻求/争取改革(纠正)马来西亚现有的选举制度,以确保自由、干净和公平的选举的年代。

我也不知道这些年净选盟到底做到了甚麽。每次集会之後,总是按照标准作业程序的告诉民众:我们已经成功的达到我们的目的,成功的表达了我们的诉求。

但是,我看到的,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依然这麽的不公平(国民阵线依然明目张胆的贿选、选区划分依然是这麽明显巧取豪夺、国民阵线公器私用),这些,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显然,净选盟无能为力。

净选盟有这麽多的专家学者,该不会就对国阵政府的胡作非为一筹莫展吧!别让民众感觉到一直挨打,不然,真的会令人沮丧失望。

听到很多杂音,这次大集会的诉求也包括要求释放安华、要求首相纳吉下台,显然,这是变了质的净选盟!

其实,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净选盟的诉求,国阵是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是连虚与委蛇一番都不愿意。

国阵用的都是茅招(不正当、不公平的招式)来取得优势,净选盟如果还是抱着君子之风和国阵过招,我想,再过50年,我们还是在原地踏步。跟拳击手在擂台比试,自有擂台的规矩;跟烂仔殴斗,就得比烂仔还要烂;跟泼妇骂架,还要文绉绉?

莫须得意忘形
净选盟经历种种障碍走到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确实不易。但是,切忌得意忘形,更不可松懈,让别有居心的人所骑劫,这包括马哈迪。

即然不让马哈迪上台演讲,也应该禁其他政党领袖发表政治演说,不然就是厚此薄彼。

当然,净选盟最好也慎防政党渗透,瓜田李下,难免会被误以为是某政党卫星组织之嫌!

四度号召民众上街,反应一次比一次更激烈。不到10年的历练,净选盟已磨成一幅金漆招牌,谁扛起这个担子,自然万众瞩目。一年前,知道玛莉亚陈阿都拉这位华裔女穆斯林的,真是还不是很多。这绝对不是个很好坐的位子,但愿她能继续扮演好她的角色。

今天的纳吉政权,几乎是不按常理出牌、荒谬怪诞,甚麽下三滥都干得,所以,当我们要登录净选盟网站时,出现这样的字眼NOTIFICATION
This website is not available in Malaysia as it violate(s)
the National law(s)
是不足为奇。

净选盟应该向MCMC放话,如果再查封净选盟网站,就法庭见,把MCMC告到天涯海角(反正已经有人因为1MDB,周游列国报案)。反正无论净选盟做甚麽,都会被标签为不爱国。


莫叫上街太沉重
大集会前夕, 一位老同事特地送来了一盒质地高的口罩,她知道我是不会缺席,劝也无谓。这次大集会前,我没跟爱人讨论过Bersih 4Bersih 3我们一起拍拖上街享受国阵政府的恩赐-催泪弹),直到周六上午,她还以为我会像上次那样和她一起上街。那知我只说这次她不必去,我也会在午餐过后,下午三、四点才去打个转就回来。

她一脸的不高兴,追问为甚麽不让她去。我胡乱解释一番,她只好默默的帮我收拾装备,还递了一只后备电话。她的担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网上、手机群组,都看到祈盼上街者平安归来的留言、评语。我都尽量忽视,给自已保持正能量。不过,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虽不致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麽悲壮,但是,谁都不敢保证平安无事。

终究,在国阵这几十年刻意设计下,马来西亚种族关系就是随时引爆。

虽说打个转,周六我还是逗留了将近五个小时,直到晚上8点半才离开。间中,爱人传来信息,姐姐也要我早点回家。

周日午餐的时候,我告诉爱人,午餐过後,我们上街走一回,甚麽也不必准备,拿顶帽子,待回再买矿泉水即可,

开心的她虽然遇到骤雨,但激情不熄。这回,我们真的是打个转,下午四时就取道回府。归途,我巧遇50年前的小学同学,热情相拥。

莫抱太大期望
上街能改变甚麽?其实,马来西亚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们不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我这辈子,大半时间从事新闻工作,我认为,箝制我们言论自由的法令,实在太多。从以前的内安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到今天翻新的出版与印刷法令,执政集团真得可以为 所欲为。我真的非常渴望看到马来西亚有一天可以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让媒体人可以在无拘无束的氛围下工作,而不是昧着良知的发表违心之论。

只要国民阵线继续掌政,这个梦就永远不会实现。所以,有能力的话,我还会继续上街,直到有一天,马来西亚的天空真正散发着自由民主的芬芳气息!

莫让集会太喧嚣
讨厌的小喇叭
那天在敦霹雳路,见到一位中年人(自称来自槟城)一直在吹着vuvuzela(小喇叭),实在忍受不了,才要求他不要一直这样乱吹。

小喇叭是主办当局的一大失策,也是这次集会的败笔。

在穆斯林祈祷时间这样喧哗,就是不懂得体谅、尊重别人。要人家尊重你,就要先学会尊重别人,大家应引以为鉴。

虽然这样,我还是要赞扬净选盟那些义工,这些默默工作的无名英雄,虽没自诩超人,但在我心目中,他们才是真正的超人。

莫理始作俑者
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我非常极度讨厌马哈迪,我不能接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的强词夺理。马哈迪绝对是这个贪腐政权的始作俑者。纳吉这个怪胎,也是他孕育,纳吉脸皮这麽厚,也是师承马哈迪。

根本就是来沾净选盟的光,却还厚着脸皮说不是支持净选盟。这就是马哈迪。不知羞、不知耻,就是这一类。

净选盟如果选择和马哈迪走在一起,那麽,我相信,很多人会跟净选盟说抱歉!

我不太在意出席净选盟的种族比率,没有必要在这个课题上跟别有居心份子起舞。

这是一场马来西亚人的民主运动:Besih烈焰熊熊不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