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日

激情过後 静思前路


归途,在轻快铁候车处,听到一名黄衣人说这次不够刺激,没有水炮、催泪弹。

说真的,上街的几十万人,到底有多少个是真正知道净选盟的诉求是甚麽?大多数都是人家讲Bersih我也跟着Bersih,到底要Bersih甚麽,就真的不清楚。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是,大家都对这个政府很不满,不然,绝不会有几十万人吃饱没事上街、睡街。

净选盟的5大诉求
我也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这次Bersih 4的诉求是甚麽。我还是停留在净选盟是寻求/争取改革(纠正)马来西亚现有的选举制度,以确保自由、干净和公平的选举的年代。

我也不知道这些年净选盟到底做到了甚麽。每次集会之後,总是按照标准作业程序的告诉民众:我们已经成功的达到我们的目的,成功的表达了我们的诉求。

但是,我看到的,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依然这麽的不公平(国民阵线依然明目张胆的贿选、选区划分依然是这麽明显巧取豪夺、国民阵线公器私用),这些,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显然,净选盟无能为力。

净选盟有这麽多的专家学者,该不会就对国阵政府的胡作非为一筹莫展吧!别让民众感觉到一直挨打,不然,真的会令人沮丧失望。

听到很多杂音,这次大集会的诉求也包括要求释放安华、要求首相纳吉下台,显然,这是变了质的净选盟!

其实,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净选盟的诉求,国阵是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是连虚与委蛇一番都不愿意。

国阵用的都是茅招(不正当、不公平的招式)来取得优势,净选盟如果还是抱着君子之风和国阵过招,我想,再过50年,我们还是在原地踏步。跟拳击手在擂台比试,自有擂台的规矩;跟烂仔殴斗,就得比烂仔还要烂;跟泼妇骂架,还要文绉绉?

莫须得意忘形
净选盟经历种种障碍走到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确实不易。但是,切忌得意忘形,更不可松懈,让别有居心的人所骑劫,这包括马哈迪。

即然不让马哈迪上台演讲,也应该禁其他政党领袖发表政治演说,不然就是厚此薄彼。

当然,净选盟最好也慎防政党渗透,瓜田李下,难免会被误以为是某政党卫星组织之嫌!

四度号召民众上街,反应一次比一次更激烈。不到10年的历练,净选盟已磨成一幅金漆招牌,谁扛起这个担子,自然万众瞩目。一年前,知道玛莉亚陈阿都拉这位华裔女穆斯林的,真是还不是很多。这绝对不是个很好坐的位子,但愿她能继续扮演好她的角色。

今天的纳吉政权,几乎是不按常理出牌、荒谬怪诞,甚麽下三滥都干得,所以,当我们要登录净选盟网站时,出现这样的字眼NOTIFICATION
This website is not available in Malaysia as it violate(s)
the National law(s)
是不足为奇。

净选盟应该向MCMC放话,如果再查封净选盟网站,就法庭见,把MCMC告到天涯海角(反正已经有人因为1MDB,周游列国报案)。反正无论净选盟做甚麽,都会被标签为不爱国。


莫叫上街太沉重
大集会前夕, 一位老同事特地送来了一盒质地高的口罩,她知道我是不会缺席,劝也无谓。这次大集会前,我没跟爱人讨论过Bersih 4Bersih 3我们一起拍拖上街享受国阵政府的恩赐-催泪弹),直到周六上午,她还以为我会像上次那样和她一起上街。那知我只说这次她不必去,我也会在午餐过后,下午三、四点才去打个转就回来。

她一脸的不高兴,追问为甚麽不让她去。我胡乱解释一番,她只好默默的帮我收拾装备,还递了一只后备电话。她的担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网上、手机群组,都看到祈盼上街者平安归来的留言、评语。我都尽量忽视,给自已保持正能量。不过,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虽不致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麽悲壮,但是,谁都不敢保证平安无事。

终究,在国阵这几十年刻意设计下,马来西亚种族关系就是随时引爆。

虽说打个转,周六我还是逗留了将近五个小时,直到晚上8点半才离开。间中,爱人传来信息,姐姐也要我早点回家。

周日午餐的时候,我告诉爱人,午餐过後,我们上街走一回,甚麽也不必准备,拿顶帽子,待回再买矿泉水即可,

开心的她虽然遇到骤雨,但激情不熄。这回,我们真的是打个转,下午四时就取道回府。归途,我巧遇50年前的小学同学,热情相拥。

莫抱太大期望
上街能改变甚麽?其实,马来西亚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们不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我这辈子,大半时间从事新闻工作,我认为,箝制我们言论自由的法令,实在太多。从以前的内安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到今天翻新的出版与印刷法令,执政集团真得可以为 所欲为。我真的非常渴望看到马来西亚有一天可以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让媒体人可以在无拘无束的氛围下工作,而不是昧着良知的发表违心之论。

只要国民阵线继续掌政,这个梦就永远不会实现。所以,有能力的话,我还会继续上街,直到有一天,马来西亚的天空真正散发着自由民主的芬芳气息!

莫让集会太喧嚣
讨厌的小喇叭
那天在敦霹雳路,见到一位中年人(自称来自槟城)一直在吹着vuvuzela(小喇叭),实在忍受不了,才要求他不要一直这样乱吹。

小喇叭是主办当局的一大失策,也是这次集会的败笔。

在穆斯林祈祷时间这样喧哗,就是不懂得体谅、尊重别人。要人家尊重你,就要先学会尊重别人,大家应引以为鉴。

虽然这样,我还是要赞扬净选盟那些义工,这些默默工作的无名英雄,虽没自诩超人,但在我心目中,他们才是真正的超人。

莫理始作俑者
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我非常极度讨厌马哈迪,我不能接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的强词夺理。马哈迪绝对是这个贪腐政权的始作俑者。纳吉这个怪胎,也是他孕育,纳吉脸皮这麽厚,也是师承马哈迪。

根本就是来沾净选盟的光,却还厚着脸皮说不是支持净选盟。这就是马哈迪。不知羞、不知耻,就是这一类。

净选盟如果选择和马哈迪走在一起,那麽,我相信,很多人会跟净选盟说抱歉!

我不太在意出席净选盟的种族比率,没有必要在这个课题上跟别有居心份子起舞。

这是一场马来西亚人的民主运动:Besih烈焰熊熊不熄!

4 条评论:

  1. 老李,真的是言之有理!加油。友友豪上

    回复删除
  2. 是该“静思前路”了!然而,前路在何方…?
    我们兄弟姐妹8人,除二弟与我留守故乡,另6人和我们的子侄辈19人,早已定居海外,非做逃兵,只为远离政客们的污言秽语,好好的享受一些清静的小日子!

    回复删除